首页-鼎点娱乐-鼎点平台-鼎点注册

2022-08-05 15:29:21 MetInfo

尚乘数科盘中触发熔断 停牌前跌41%

鼎点平台上市仅仅半个月,股价疯涨百余倍,尚乘数科最新市值已超阿里巴巴,稳坐中概股市值第一宝座。

尚乘数科7月15日挂牌纽交所,上市首日收盘价为16.21美元,在经历4个平稳交易日之后,7月22日突然暴涨234.65%,股价蹿升至68美元。之后股价更是如坐了火箭般飞升,在7月26日到8月1日的5个交易日里,分别上涨28%、36%、134%、122%、85%。

8月2日尚乘数科收盘价已经涨到了1679美元,盘中更是最高摸到2555.30美元,按8月2日收盘价计算,公司总市值也从上市当日收盘的30亿美元飙至如今的3107亿美元(约合20987亿人民币),而美国上市的中概龙头阿里巴巴当日市值约2453亿美元。

与尚乘数科相似,此前在香港资本市场,曾经发生过流通盘被锁定的上涨行为,比如汉能薄膜发电2015年3月市值快速地突破3000亿, 李河君持有汉能薄膜发电80.89%的股份,身家高达2460亿港元(约合317亿美元),成为中国首富。

尚乘数科成年内最强“妖股”

公司曾被李氏家族管理营运

尚乘数科是尚乘集团旗下的一家数字金融公司。尚乘集团最早由李嘉诚的长江实业、和记黄埔有限公司有限公司于2003年创立,2014年引入新股东摩根士丹利亚洲私募股权投资基金(MSPE)后,李氏家族不再参与其日常管理营运。投行出身的香港商人蔡志坚成为尚乘集团的实际控制人。

尚乘数科的“身世”如下:

时间要追溯到2003年1月,尚乘数科的控股股东尚乘集团由李嘉诚旗下的长和(00001.HK)与澳大利亚联邦银行成立,提供金融服务,尚乘集团的管理团队由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委任。

尚乘集团于2004年10月起展开尚乘数科当前的保险解决方案业务。

十年之后,于2015年后期,(有说在蔡志坚的引荐下),瓴睿资本(L.R. Capital)收购了尚乘集团的大部分权益,随后,前管理团队于2016年被当前的管理团队取代,蔡志坚于2016年1月获委任为董事长。

2016年7月,尚乘集团推出尚乘数科当前的另一项重要业务——数字投资业务,然后又于2017年12月推出蜘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(SpiderNet Ecosystem Solutions)。

2019年9月12日,尚乘数科成立,为尚乘集团的全资子公司,于2019年12月进行了重组,成为一家执掌尚乘集团数字金融服务、蜘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、数字媒体、内容和营销以及数字投资业务的控股公司。

2020年12月31日,尚乘集团与瓴睿资本(L.R. Capital)签订股份回购协议,尚乘集团回购了之前分配予瓴睿资本的尚乘集团特定股份,瓴睿资本于尚乘集团持有的其他股份则在2021年12月31日出售给第三方,随后,瓴睿资本不再成为尚乘集团的股东。

2022年2月23日,在纽交所和新交所双上市的尚乘国际(尚乘集团控制的上市公司)——一家以香港为总部的综合金融机构,收购了尚乘数科的大部分权益。

到上市之前,尚乘国际持有尚乘数科已发行股份数的97.1%,拥有99.9%的投票权。而在上市之后,尚乘国际持有尚乘数科的88.7%权益,99.4%的投票权。

也就是说,尚乘数科的街货量(非控股股东的持股比重)只有极低的11.3%,很容易会因为短期的买卖盘差距而拉升股价,笔者认为,这是尚乘数科股价能在短时间内被炒上的原因。

持有尚乘数科大部分权益的尚乘国际则由尚乘集团持有50.6%权益,而尚乘集团又由蔡志坚全资所有公司持有32.5%权益,而且是其最大股东,无疑是股价大涨的最大得益者。

据21商业模式研究院数据显示,尚乘集团现持有尚乘国际86.7%股权,但其股权结构未披露,因此,这场炒作中,无法确切知道李嘉诚“横财”数额。如果其持股比超过25%,现值就是千亿。

公司实控人:香港商人蔡志坚

1990年12岁时,蔡志坚跟随家人移居加拿大,去多伦多求学。离开香港以前是喇沙书院的全能学生奖学金得主,去加拿大之后先后考入新月学校及滑铁卢大学的会计学专业。

据大摩财经报道,现年44岁的蔡志坚,曾在普华永道、瑞银等公司任职。2014年至2015年,蔡志坚在瑞银工作期间参与的两个项目,由于存在利益冲突及信息披露问题,遭到香港证监会调查。2022年1月,香港证监会向蔡志坚发出《决定通知书》,裁定蔡志坚有披露及公平对待、利益冲突两项违法行为,并对其做出禁业两年的处罚决定。蔡志坚随后提出了复核申请,并提出了闭门聆讯申请。

不过,蔡志坚的闭门聆讯申请并没有通过,目前该案尚待审理,禁令暂未生效,正式聆讯将在2022年12月12日至16日间公开举行。

2019年,蔡志坚曾被中民投追债,并被指控金融诈骗。此后,蔡志坚行踪趋于低调。财新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称,蔡志坚今年疑似为躲债而离开香港,2022年3月至4月期间,曾身处新加坡。

泡沫有多大,基本面能撑起这样的估值吗?

8月2日收盘后,尚乘数科的动态市盈率已经达到13562.2倍。尚乘数科的基本面能撑起这样的估值吗?作为对比的是,标普500指数平均市盈率不到20倍,美国金融巨头摩根大通市盈率不到9倍,摩根士丹利市盈率为10.7倍。

相比国际巨头,尚乘数科被高估了不止一星半点。2019财年至2021财年(截至当年4月30日),尚乘数科营收分别为0.15亿港元、1.675亿港元和1.958亿港元;同期利润(包括金融资产公允价值的变动)分别为0.22亿港元、1.58亿港元和1.72亿港元。在2021年5月至2021年2月底的十个月内,尚乘数科营收为1.68亿港元,净利润为1.87亿港元,同比分别增长3.7%和65.5%。

尚乘数科主营数字金融服务,业务包括四大板块:数字金融服务,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,数字媒体、内容和营销,及数字投资业务。

招股书显示,2019-2021财年,尚乘数科总收入分别约为1455.4万、1.68亿和1.96亿港元;期内利润分别为2154.4万、1.58亿及1.72亿港元;利润率保持高达87%以上。

数字金融服务业务和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业务的费用和佣金,是尚乘数科的主要收入来源。官方称,来自数字和传统金融行业、科技行业、学术机构等不同领域的合作伙伴,都可以在蛛网生态系统中实现连接,系统可以为客户提供资本、技术、指导和其他资源,加速和增强其业务的数字化转型。

在数字媒体、内容和营销方面,2020年上映的电影《拆弹专家2》是尚乘数科正式涉足数字影视文化行业,参与制作的第一部电影。这笔投资收获超13亿票房的回报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尚乘数科两大业务增速已经明显放缓。2019财年至2022财年的前十个月,数字金融服务业务营收分别为867.1万港元、986.9万港元、1172.1万港元和1008.8万港元。同期,利润为186.3万港元、476.5万港元108.4万港元和108.9万港元。2022财年前十个月,数字金融服务业务营收和利润都出现了同比下滑,其中利润下滑幅度达到18%,远大于营收下滑的2.74%。

在2019财年至2022财年的前十个月,尚乘数科的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业务营收分别为588万港元、1.58亿港元、1.84亿港元和1.57亿港元,利润为195万港元、1.4亿港元、1.44亿港元和1.17亿港元。这部分业务在2022财年前十个月虽然保持了营收增长,但却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局面中,当期利润同比下滑2.5%。


标签: 鼎点娱乐
首页
产品
新闻
联系